弟弟强要姐姐的房子结婚,姐姐要用来给孩子治病,怎么选?

浏览:2564   发布时间: 09月15日

半个月前,姚丛突然接到弟弟姚胜军的电话,弟弟说:“姐,我要结婚了,我想借你的房子来做婚房。

听说弟弟要结婚了,全家人都很高兴,但苦恼的是彩礼和婚房没有着落,但对于弟弟的要求,姚丛却不能答应。

姚丛对弟弟说:“你要结婚是件好事,但是房子不能给你,我有用处。

姚丛自从结婚以后,就跟着丈夫在外打工,自己十年前分到的一套安置房一直空着,理论上可以借给弟弟,但不幸的是,姚丛有一双儿女,天生患有重型地中海贫血症。

如果不积极治疗,孩子根本活不过六岁,要想彻底治好,必须进行骨髓移植,治疗费用起码需要四五十万,这套房子就是姚丛最后的经济保障,也是两个孩子活下去的希望,所以,姚丛不可能答应弟弟的要求。

可弟弟却不理解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没过多久,姚丛听到一个消息,自己的安置房被破门而入,正在大搞装修。

姚丛连忙从广州回家,发现自己的房子被人破门而入,房子里面全部是装修的材料,满地都是,这里一堆,那里一堆的。

房间里除了装修的工人,还有她的弟弟姚胜军。

很明显要霸占自己房子的不是别人,正是自己的亲弟弟。

姚丛的母亲去世多年,和弟弟的关系一直很好,但弟弟根本不念亲情,只想要这套房子。

姚丛进入自己的房子,可弟弟看都没有看她一眼,就说:“这房子给我结婚了,我女友小清已经怀孕四个月了,等不了了!还有妈妈这遗像满是灰尘,还是扔了算了!”弟弟指着布满灰尘的遗像说。

姚丛说:“妈妈的遗像绝对不能动!

弟弟又说:“这套房子本来就是爸爸的,他已经答应给我结婚了,你是我姐,我结婚你不帮忙就算了,还想方设法的阻拦我和小青结婚,你安的是什么心?你在小清和她父母面前瞎说,以至于她现在都跟我闹别扭了!

姚丛明白了,弟弟的女友小清曾向自己打听过这套房子的来由,姚丛就对她明说这套房子是她的,不是弟弟的。

但不管如何,为了自己的一双儿女,姚丛不可能答应,就去找自己的父亲。

姚丛找到了父亲姚雪飞,想问一个究竟,对姚雪飞说:“爸,当年房子拆迁,总共分了三套安置房,当时弟弟年纪小根本没有,我刚好二十二岁,抽签抽到五楼,你和我妈妈分到二楼和三楼,现在为什么说五楼也是你的?

姚雪飞说:“三套房子本来就都是我的名字,现在你弟弟要结婚,我当然得给他。

姚丛说:“三套房子,你们先是卖掉了二楼,后来又卖掉了三楼,现在还想来霸占我的五楼,你们到底想怎么样?

原来,姚家分到三套房,姚丛一套,她父母两套,刚一开始二楼就被卖掉了,她的父母住在三楼,后来三楼也被卖了,现在弟弟要结婚,他们就打起五楼的主意。

姚丛的父亲一口咬定:“三套房子都是我的,你说什么都没有用。

姚丛没有办法就去村委会找当年的分房凭证。

当时的分房合同明确写着,姚丛的父母分到二楼和三楼,姚丛分到五楼,弟弟当时年纪小就没有分到房子。

眼见铁证如山,姚雪飞又改口:“是,当时是分给她一套房,但后来不是卖了吗?卖的就是她的那一套。

姚丛一听父亲的这话,心里不是滋味,又去寻找当面的卖房合同,合同上写的就是父亲姚雪飞的名字,证明当时卖的是姚雪飞的房子,而不是姚丛的房子。

姚丛一直顾及亲情,不肯和父亲、弟弟撕破面皮。

姚丛的两个孩子还在医院,每个星期都需要输血维持生命,常年需要照顾孩子和治病,姚丛夫妻二人根本没有多余的钱。

就是孩子住院一千块的住院费,姚丛东拼西凑才拿出来,大部分是丈夫打过来的钱,所以姚丛现在只有一条路,就是把房子卖掉。

姚丛,也想到时候卖了房子,得到的钱,分给弟弟一半,免得多年来的父母、姐弟亲情破裂。

在村委会的组织下,本来父亲姚雪飞答应前来协调。

可是,约定的时间过了很久,父亲姚雪飞还是没有到,姚丛没有办法,就打电话询问:“爸,你还有多久才能到?

姚雪飞说:“没有车,我来不了。”说完就挂了电话。

很明显,父亲姚雪飞不愿意来,可能是不占理,无法面对自己的女儿。

协调人员没有办法,就去找姚丛的弟弟姚胜军。

姚胜军到来,一心只想要这套房子,根本不管姐弟亲情和姐姐的处境。

看着父亲和弟弟的态度,姚丛决定通过法律手段解决,因为她能等,她的一双儿女等不了。

明知姐姐的儿女需要一大笔救命钱,弟弟都要来挣,父亲也是偏心得很严重。

这就不能怪姚丛的选择,原本他们只要缓和一点,姚丛顾及亲情还能分给他们一半的钱,但现在看来已经没有必要了。

这房子本来就是按成年人的人头分的,不管于情于理于法,它都是姚丛的,它有自己的处置权利。

更何况,她需要这笔钱来救自己的儿女。

所以,我支持姚丛。

主营产品:其他游乐设备,人偶、娃娃玩具,其他玩具